我手裡拿著一些紙張,一疊疊的餵往碎紙機裡,要把它們絞碎。紙張逐漸被吞沒,我手上的文件也全都被吃掉了。只是,奇怪的是,原本安份吞著紙張的碎紙機,竟然吞雲吐霧起來,把一些紙張粉塵噴得老遠,在地面上形成一片拋物線的扇形圖案。

見狀,不知何時我的腳底下去哪裡踩了抹布,拖著拖著,把那些感到沙沙的塵屑給抹掉。

* * *
確定要回到原來的 BU 了,只是沒想到,當初支援新 BU 只要老總同意,簡單的一張紙,不用流程;現在歸建卻要面對不知何時才能跑得完的流程…嘆…

似乎要回去只是舉手之事,卻還留著一滴滴的後果。會是什麼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nwolf 的頭像
benwolf

扮臥虎,不必藏龍

benwol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