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馬祖這個小島上,輪過一個又一個的據點,換過一個又一個的單位,不變的是馬港天主堂幽靜的空間與石仁愛修女的笑容,不變的是馬祖天后宮一縷輕煙喚醒我往日的平靜,不變的是復興圖書館裡數量不多但等著我去翻閱的圖書。日子在痛苦中緩慢的移動,直到破冬的來臨,大頭兵換到最後一個單位,進駐坑道,不再到處飄盪,偶爾還能享受坑道口剛出爐的波羅麵包,偶爾還能和軍官去到鐵板天后宮晃晃,至此,日子漸漸好轉起來。

初進坑道時,滲水的岩壁加上頗有斜度的水泥鋪面,潮溼的地面成了絕佳的滑行道,偶爾會有穿著大皮鞋演出滑壘的驚險畫面,破冬、破馬冬,在冬暖夏涼的坑道裡,日子就這樣子的過去,真是應驗了「山中無甲子,寒盡不知年」的說法;平時暗無天日的工作環境中,永遠是那些慘澹的日光燈管在陪伴著我,也只有在製作每個月的報表時,才會讓我想起日子在不知不覺間的流過。又不知過了多久,坑道裡的壁面不再滲水,地面漸漸變得乾燥,要穿上外套才不會被緯度比台北高、氣溫比台北低的寒氣給嚇到。那穿著七件衣服值勤也擋不住的寒意,還真是令人直發抖呀。

隨著復興街道上的商家開始掛起各式紅色的春聯、大頭兵的軍綠夾克成了外出的標準配備,輪到我當值並得以免除勞役的那個月份也即將到來,再加上剩不到半年就可以退伍的最後忍耐,我開始期待著那個春節的到來。營舍掛起了春聯,即將返台休假的同事也雀躍不已,我也感染到那股歡樂的氣氛,一是為了即將到來的春節,二是為了輪到留守的天堂月份,三是只剩四個多月就要退伍,心情實在是開心極了!

小年夜,當大家都在部隊裡輕鬆,或是在台灣與家人團聚,我也在坑道中自己的留守天堂裡,穿著黑色運動服看著電視新聞,一派輕鬆到不行…

「…OOO…」

電視螢幕左側的跑馬燈由下而上的閃過一行字,似乎我見到一個熟悉的姓名。

是嗎?會有這麼巧的事情嗎?我這回不理會電視播報的新聞,把注意力集中在跑馬燈上。

「XX航空公司的OO班機…」

不會吧,真會這麼巧嗎?OOO是我在高中友人的妹妹,當年在她家時就驚豔於她的氣質與親切的笑容,要是當年有選秀的節目的話,她大概會是美少女的代表之一。不過,和友人的關係比較密切,因為她的開朗與親切,反倒和OOO的交情就沒有太深,實在是自慚形穢,不敢高攀…

看到跑馬燈上的姓名,再把和她有關的點點滴滴想了遍,是了,真的是她,OOO是在XX航空公司上班沒錯。

還不到25歲…

即將退伍的喜悅、春節的歡愉,突然離我好遠好遠。遠在天邊。

全站熱搜

benwol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