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會吧!青春小鳥電影版

前陣子在圖書館借了新垣結衣主演的《再會吧!青春小鳥》,一開始當然是迷戀結衣的美色,一如片子裡那些血氣方剛、五音不全、只想藉著參加合唱團瞧瞧正妹音樂老師的中二生。(是說,怎麼我就沒遇到正妹音樂老師的命呢)

開始的確是這樣的。電影裡的展開,當然讓我看得感動不已,在此不表。看完電影後,立刻找到官網,看了音樂原作者的相關資料,也聽了好幾遍的MV,這是正常的熱情模式。然後過了一些日子後,這電影這音樂就消退,被生活其他有的沒的給取代了。

這幾天跑步時,隨著我的腳步及呼吸,腦中不時響起《手紙:敬啟者給十五歲的你》音樂的片段,跑馬燈的出現 Angela Aki 版裡頭的許多人物,(啊,跑步跑到快死掉出現人生跑馬燈,是這樣嗎)有造型助理、消防隊員、BMX騎士、草莓農家…不管是幾歲,每個人都苦惱著自己的生活,同時又帶著些許的野望奮鬥著。

十五歲的我,在幹什麼呢?

那年國三的我,經常望著那因為成績達不到要求、被棍棒打成紫色的左手,憤而在返家的途中一路詛咒著英文老師願她上廁所沒衛生紙可用之類的,同時又期望自己能趕快畢業解脫,彷彿那個年紀的天空和夜自習結束的滿天黑暗,只剩下籠罩於頭頂的考試。偶而經過技藝班空盪盪的教室,鼻子嗅著那些同學在烘焙教室製作烘烤而散發出來糕餅香氛,不禁油然生起淡淡的幸福味。

再早一年,公民老師挑選了和尚班的幾個人要去到隔著行政大樓的女生教室,進行一場辯論,我成了那雀躍不已的隊伍中的一員,壓根兒忘了辯論的題目是什麼,心心念念只想著能不能看到我可愛的國小同學-在那個清湯掛麵、照片都是黑白的年代,能見到活蹦亂跳彩色的生鮮女子總是特別令人期待。想想那也是阿宅少數的彩色回憶吧。

在仍有聯考的那一年夏天,(基本學力測驗≠聯考,白馬≠馬)阿宅以0.5分和公立高中擦身而過,如果說這是挫敗的話,倒也不盡然。當時交通不便,上車沒有嗶嗶卡,也沒有啾啾呼的捷運,到哪裡都只能靠公車轉乘,不然就是自己騎腳踏車直達。要是真的上榜了到那遙遠的學校,恐怕在貝加爾湖畔牧羊的蘇武復生,也不會想要每天騎著山豬通勤,而把羊呀牛呀馬呀的搬到學校旁去定居長期抗戰吧。

人生跑馬燈一堆,想想也是符合阿德勒的早年回憶(Early Recollection)。不過,原版的早年回憶會是年紀更小的時期-譬如學齡前或幼兒園階段,然後畫面裡有人,也可能沒其他人-而不會落在十五歲的青少年時期。有趣的是,Early Recollection/人生跑馬燈並不限定在多早或多小的年紀,而是對於阿宅(也可以泛指阿宅以外的所有人)有重要意義的片段回憶*。

十五歲的我,在幹什麼呢?

再想一想,好像那個十五歲的我,真的沒想什麼太多的事,就只是想著把我份內的事做好:英文考試再多背一個單字答對個一題就不會被打了;國文課文再記熟一點連標點符點都正確就會在考默時寫出來了;物理公式如果再背熟一點大概就能答題時寫出個樣子不致於一片空白了;如果能早點理解數學老師說的 f of x 是什麼意思或許就能解出二元一次方程式了;如果能向同學借到小本的來瞧瞧順便再轉手給其他同學人緣就會變得更好了;如果體育課搶籃板時能再兇狠一點的架同學拐子或許就能搶到球多一點信心了…

好多的苦惱,好多的如果,好多的野望,好多的好多…


現在的我,還記得十五歲的我的模樣嗎?
十五歲的我,曾經想過十五年後的我會是什麼模樣嗎?


Angela Aki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nwolf 的頭像
benwolf

扮臥虎,不必藏龍

benwol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