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騎著車子,瞥見堤防上方似乎有認識的熟人,但因為車行流暢,不想煞車急停,便又讓車子滑行了一小段路,想說到時候再回頭來找他們好了。

過了個C形彎道,堤防至此又有另一個斜坡可供上去,於是我把車子停在高架橋的陰影下,和其他機車排在一起,動身走上堤防。

感覺剛才騎車才與熟人錯身不久,但上了堤防之後,我幾乎要傻眼了:幾乎是在海邊架起四、五樓高的水泥牆,綿延好幾公里長!

我走上堤防頂,寬度足夠2個人錯身,還有道長長白白的牆,似乎可以依靠。即使這麼高,我也不怎麼害怕。突然一陣風吹來,把那「白牆」掀起,讓我看到另一邊。原來那白牆只是一匹長長的白布,白布的另一方也是和這邊差不多的寬度,換句話說,這白布剛好把這堤防頂分隔成兩半。

天空很藍,大海很藍,我持續向前走,不曉得過了多久,來到一個約莫有2輛轎車併排空間的平台,終於看到熟人了,原來是我的大學同學,還有一個已經離職的同事。我們在那平台上拍了照,不久,我又往前走,準備找梯子下堤防。好高的一段梯子。

* * *
是說我最近光風霽月嗎?還是說我錯過了些什麼事情嗎?或者是說,我在想念什麼事情嗎…

這陣子並不是沒有夢,而是好幾個夢都因上班一忙而忘了。真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nwolf 的頭像
benwolf

扮臥虎,不必藏龍

benwol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