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過去如何』改變成『我將如何』,只有這件事才會被我稱為救贖。」《叔本華的眼淚》

近日台新金控總經理林克孝死在他最愛的山林裡,捲起一股新聞潮。我不認識他,沒買過他寫的書,然而,愛山成痴的他,最後喪生於山林裡,這讓我想起了一本書:叔本華的眼淚。

有多少人能成為一家金融控股公司的總經理,我想,全台灣大概沒多少人吧;有多少人能成為攀登百岳的山友,我想,這數字可就多了許多。然而,同時能身兼兩種角色的人,大概也只有他一人吧。

如果這個社會都是這樣子的高階菁英份子,豈不就是大家都不用玩了?

當然不是。

然而,我不是因為他的身份,畢竟這樣的例子太少了,這個社會上的眾多人民,包括我在內,都不可能有這樣子的事業成就真正讓我有感而發的是,他的生活態度讓我激賞-在工作全力以赴、努力表現,在工作之外的更多時間,也一樣全力以赴-這是我的目標呀~

在工作上,我有全力以赴嗎?
在工作以外的場域,我有全力以赴嗎?

說來慚愧,以上,我都沒有。

每個人都有一死,差別在怎麼死的而已;每個人都活著,差別怎麼活的而已。

季路問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曰:「敢問死。」曰:「未知生,焉知死?」《論語·先進第十一》

季路問得太遠了,問到一個不切實際的問題,當然孔子是這樣子回答他的。如果季路問得是:生命,我大概會回答:未知死,焉知生?

死亡是個盡頭,令人難以正視的盡頭,因此我想方設法去逃避-蒐集很多小天使、定期檢查身體、蒐集不同地區的星巴克馬克杯、努力拍照、經常噗浪寫網誌…凡此種種,我都期望藉由我的作為及投入,乃至遁入,來降低生命終有一死的焦慮感。

有的人是死在牌桌上,有的人是死於非命,有的人死在工作中。林克孝死得時候,正是他在自己全力投入的登山過程中。

一個大型上市企業的總經理,要好好的休假,勢必在他的工作上要有個良好的安排才是,絕不可能是上班到一半,沒把事情交辦清楚,丟著人就跑了。可見,他在工作上是認真投入的,自然,他就可以專心投入他的登山興趣中。自然,我才會說他是「活得精彩,死得其所。」

能死得其所,豈不痛快哉!


天下雜誌381期:林克孝 金控總經理的獵人原鄉
過去的作品:凝視太陽系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nwolf 的頭像
benwolf

扮臥虎,不必藏龍

benwol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