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一個類似研究討論室的地方,裡面放的是長形折疊式辦公桌,坐在椅子上,開始對著發下來的考卷努力的寫。

奇怪的是,我並非直接對著考卷作答,而是先拿起一旁的參考書,看看有沒有相似的題目,有的話,才把答案寫在參考書上,然後再找考卷上的下一題作答。

就這樣,來來回回的寫了好幾題,寫到渾然忘我,待有人說到還有幾分鐘就要交卷時,我才開始慌了,才開始注意到還有一題佔分比率頗高的問答題根本沒有寫。最慘的是,剛剛寫在參考書上的答案沒有特別做上記號,我忙得滿頭大汗,翻前翻後的,根本來不及把答案謄寫到考卷上。到最後,我根本不管時間已到,仍努力的翻找謄寫答案,甚至還起身看別人的考卷,想把他人的答案抄到我的考卷上。有人走進來,似乎也不覺得我的行為怪異。

不久,我在研究室裡收拾物品,有兩個女生要外出,我則是繼續收拾,還一邊吃著冰棒。然後,不知怎麼回事,我看見鏡子裡的自己,額前頭髮左分,兩側頭髮烏黑,偏是頭頂及後腦的頭腦稀疏,只剩沒多少細細的毛髮。要不是我低下頭去又照到鏡子,根本不會發現自己的頭髮少了這麼一大塊,因為在正常的視角下不會特別注意到。

我走出研究室,室外是一片燈光矇矇的郊外夜景,有位女同事和我一邊走下山坡,一邊說著她的聯誼事情。

* * *
然後,我就醒了。

我對自己的地中海那幕印象深刻,不管我是怕老也好,怕禿頭也好,總之,這個夢一定要告訴我什麼事。Beauty is only skin deep?還是,我在沈迷於什麼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nwolf 的頭像
benwolf

扮臥虎,不必藏龍

benwol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