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了圈操場後,在平衡木後方的沙坑停下休息,
結果竟然出現了一張考卷,只有一題行列式,
偏偏我什麼都不會寫,再怎麼急也沒有用,
只好望著考卷發呆。
過了一會兒,老師出現,
很快就填完了3X3的行列式空白的地方,
我才想起要怎麼計算。

回頭走上一幢集合式住宅的平台騎樓,
穿過其中一戶的後門,進到一個店裡,
一個小女生躺在竹椅上,掀開蓋著她的衣服,
對我吐了吐舌頭。

我越過一個櫃子來到店前,
赫然發現父親躺在地上,弟弟跪在他身旁,
父親臉上漸漸出現屍斑,眼睛卻仍散發出異樣的光彩,
眼看他的頭形慢慢的枯陷。

* * *
好難喔,這是在說我目前的擔心,無法完成我已遺忘的問題嗎?
還是,連小孩子都在嘲笑我,還不肯努力工作?
又或者是,我自己有什麼內在的力量在慢慢的逝去呢?
創作者介紹

扮臥虎,不必藏龍

benwol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