掛在公車外頭,我還可以跟司機講話。
明明車廂內有足夠的空間,在左手邊一個男生離我不遠,是站著,
他後面幾乎整個車廂裡都沒什麼人,我卻是吊在一輛公車前門處的車窗上,
不會感到不舒服,彷彿我是故意把自己吊在那裡,
不進入車廂。

* * *

我和學校的一位老師,首任所長在逛菜市場,
我跟著她在一條巷子似的菜市場裡走動,裡頭幾乎都是她認識的商家,
一下子她停下來買了把白菜,一下子小販和她打招呼,
提著菜籃的我只管把老師買的菜給放進來,倒是,
來到一間開放的商店前面,我隔著窗戶把手伸到門旁的電燈開關上,想要開燈,
就這麼一伸進去,我就掛在公車外頭了。

* * *

自己釘的書架上放了兩個魚缸,
不知怎麼一回事,書架垮了,我好一陣子才發現魚缸被壓在書架的木板下,
咦?怎麼魚缸被壓壞了卻是沒有看到水漬呢?

* * *

昨天跑回學校辦理復學手續,順便跑去找老闆談談論文的方向。
當然不必跟老師約,反正遇得到就可以討論,遇不到就算了,老師是個隨興的人,
我也沒有跟他中規中矩,至少在討論時間的約定上。
老師看到我:「我沒有和你約時間噢!」「反正來了再說吧。」我笑笑著說,
研究室裡有另一個人和老師攤了一桌的文件,
門口站了一個同電梯上來的人正和老師討論著,
我在一旁等著。和老師討論的時間前後不到五分鐘,她說,只要阿花老師同意即可,
我說,那老師你可要幫我。總是要找個可以工作的方法吧。

是呀,不管論文的理想有多高,最後還是要可以實現的。
就算吊在車外,能到就好,況且一開始我就跟對人了,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nwolf 的頭像
benwolf

扮臥虎,不必藏龍

benwol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