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沒能望到子夜彌撒,小小遺憾,不過因為是和一群好友度過,
也是另一樁溫馨,自是同樣令人難忘。

練完瑜珈,換下汗溼的T-shirt,穿上乾淨的襯衫,
我騎著小車來到石牌天主堂。
平常上瑜珈課我是走路,平常只要遇到雨天我是搭公車,
然而今天我是選擇騎車,以便快些到一個完全沒去過的陌生教堂。

聖家堂,還是我比較熟悉,至少過去十年都是如此,
廣大的空間感,讓我感到自己與天主更接近,
如果沒上瑜珈課,那會是我的第一選擇。
只不過,自從行憲紀念日取消放假,子夜彌撒也順應移到晚上九點,
子夜一點兒也不子夜,少了點那樣的味道,不過,
年底到教堂去回顧一年來的生活,就此成了儀式。

今年是在醫院開始的,忙著關在晤談室裡談話,
卻是隨著春節的接近而起了淡淡的離去之感,直到六月底離開才漸漸放下;
二月底,跑到淡水五虎崗上,一門「表達性藝術治療」把我帶回N年前離開的地方,
再度接續當時的年少輕狂-如果現在還有的話;
三月的杜鵑依然宮燈道前,我也開始透過藝術與自己更加接近,
是自由書寫、是藝術創作、是沙遊、是夢,更是不同塔羅牌的各種潛意識現身,長達一學期;
四月的柳絮依然不飛,表達性藝術治療課的伙伴們開始有更多交集,
我不是歸人,卻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討論中找到認同,交織出小男孩與小蜘蛛的故事;
五月是論文計畫口試前的緊鑼密鼓,努力在論文故事與現實晤談中取得平衡,
並且報名參加「人際互動歷程團體」,為自己另一段旅程訂票劃位;
六月在奮力之中通過計劃,建立起的各種關係也慢慢打包收拾,
在晤談室裡的,在酒樓裡的,在五虎崗上的,在研究所裡的;
炎炎夏日的七月,碧沙漁港以及淺水灣忘了名字的咖啡店,冷卻了五虎崗的緣份,
卻是在氣象局旁的校園裡進入一段新的互動冒險裡,16週次的奢華探究從此展開;
八月,不是中秋的八月,是開始工作的八月,舊環境、新組合,
少了酒樓那股熟悉了的微醺,入鼻的是醋味-或許酒樓待久了,酒也是會變醋;
九月風起,去到澎湖,論文討論會也開始在風城進行,
飄呀飄的,終究是要起風,終究是要行動;
十月的不忍,完全是磨練出來的動作,不是我,是我一群朝夕相處的伙伴,
還有一群共同交心走入心底深處的伙伴也告一段落,從此夜晚又空出自由時段-若有所失的自由;
十一月,還是風城僕僕的奔走,論文,到底是伊於胡底的目標,
而那是我曾朝思暮想的一站呀;
十二月,在我坐到石牌天主堂的座位上,
我把自己快速翻了一遍,有今年,有歷年,想到,
論文再怎麼麻煩,縱身一跳就是了,過去是如此,論文,也會是如此。

不過就像是孫猴子往水濂洞縱身一跳,來到海底龍宮,從此金箍棒在身,
了不起鬧個天宮,了不起被壓個數百年,了不起受緊箍咒頭痛,了不起伴著唐僧去西天…
若不跳,怎會有後來的修成正果呢?

就是縱身吧。
創作者介紹

扮臥虎,不必藏龍

benwol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linda6613815
  • Merry Christmas!! 老師我今天有看到你耶~我今天早上在等公車時有看到你過馬<br />
    路 你背著一個粉紅色的包包~^^
  • joya5331
  • 老師仔:<br />
    耶誕節快樂ㄚ<br />
    希望我能有時間回去看看~~~<br />
    最近真的好忙##
  • benwolf
  • to linda6613815<br />
    ^^<br />
    我最喜歡粉紅色的啦,所以身體力行囉~ ^^Y<br />
    別忘了,我會找時間請你早餐的~<br />
    <br />
    to joya5331<br />
    謝謝你的聖誔祝福囉~<br />
    先等你把期末考拼完吧,加油!<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