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搬出三重之後,家中人口組成也簡單多了,只剩下爸、媽、阿公阿嬤、哥、弟、我,以及尚未結婚的叔叔。至此,一家五口共擠一室的時代過去,大家也不用再擠得那麼辛苦了,之前會因為堂兄弟間的爭吵所引起的妯娌不睦,完全消失了。大人開心,小孩也開心,皆大歡喜。然而,最開心的莫過於我們兄弟了-有了彈簧床可以跳來跳去了!

我跟哥哥進入同一所國小就讀。在三年級的時候,班上同學很流行跳橡皮筋,每到下課就一群人圍成一圈在玩。記得班上有個同學,聽力有障礙,可是彈性很好,常常能跳過舉到頭頂高度的橡皮筋,不過,我也不會差他太多,我們兩個總是到了最後關頭在拼高下。可是說真的,有時候自己在跳到那麼高的時候,難免擔心會失去平衡而摔下來,幸好,這種事從沒發生過。另外在放學後,我總是先放下書包,然後跟鄰居兩兄弟及一個住巷子底的夥伴一起玩,直到天黑母親才出來找人,叫我回家吃飯。由於母親是用台語在叫我,鄰居大人們聽久了,也都叫我「米粉」,一直到現在,偶而在路上遇到這些老鄰居們,他們還都記得我的綽號。說到這個綽號,我在國高中、甚至大學都沒在用,一直到退伍開始工作後,加入人本基金會的營隊,才又把這個綽號給「挖」了出來,從此也喜歡上這樣做自我介紹了。那多了一種平靜巷子裡的童年回憶,遠遠而淡淡的,非常舒服。

benwol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搬出三重之後,家中人口組成也簡單多了,只剩下爸、媽、阿公阿嬤、哥、弟、我,以及尚未結婚的叔叔。至此,一家五口共擠一室的時代過去,大家也不用再擠得那麼辛苦了,之前會因為堂兄弟間的爭吵所引起的妯娌不睦,完全消失了。大人開心,小孩也開心,皆大歡喜。然而,最開心的莫過於我們兄弟了-有了彈簧床可以跳來跳去了!

我跟哥哥進入同一所國小就讀。在三年級的時候,班上同學很流行跳橡皮筋,每到下課就一群人圍成一圈在玩。記得班上有個同學,聽力有障礙,可是彈性很好,常常能跳過舉到頭頂高度的橡皮筋,不過,我也不會差他太多,我們兩個總是到了最後關頭在拼高下。可是說真的,有時候自己在跳到那麼高的時候,難免擔心會失去平衡而摔下來,幸好,這種事從沒發生過。另外在放學後,我總是先放下書包,然後跟鄰居兩兄弟及一個住巷子底的夥伴一起玩,直到天黑母親才出來找人,叫我回家吃飯。由於母親是用台語在叫我,鄰居大人們聽久了,也都叫我「米粉」,一直到現在,偶而在路上遇到這些老鄰居們,他們還都記得我的綽號。說到這個綽號,我在國高中、甚至大學都沒在用,一直到退伍開始工作後,加入人本基金會的營隊,才又把這個綽號給「挖」了出來,從此也喜歡上這樣做自我介紹了。那多了一種平靜巷子裡的童年回憶,遠遠而淡淡的,非常舒服。

benwol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搬出三重之後,家中人口組成也簡單多了,只剩下爸、媽、阿公阿嬤、哥、弟、我,以及尚未結婚的叔叔。至此,一家五口共擠一室的時代過去,大家也不用再擠得那麼辛苦了,之前會因為堂兄弟間的爭吵所引起的妯娌不睦,完全消失了。大人開心,小孩也開心,皆大歡喜。然而,最開心的莫過於我們兄弟了-有了彈簧床可以跳來跳去了!

我跟哥哥進入同一所國小就讀。在三年級的時候,班上同學很流行跳橡皮筋,每到下課就一群人圍成一圈在玩。記得班上有個同學,聽力有障礙,可是彈性很好,常常能跳過舉到頭頂高度的橡皮筋,不過,我也不會差他太多,我們兩個總是到了最後關頭在拼高下。可是說真的,有時候自己在跳到那麼高的時候,難免擔心會失去平衡而摔下來,幸好,這種事從沒發生過。另外在放學後,我總是先放下書包,然後跟鄰居兩兄弟及一個住巷子底的夥伴一起玩,直到天黑母親才出來找人,叫我回家吃飯。由於母親是用台語在叫我,鄰居大人們聽久了,也都叫我「米粉」,一直到現在,偶而在路上遇到這些老鄰居們,他們還都記得我的綽號。說到這個綽號,我在國高中、甚至大學都沒在用,一直到退伍開始工作後,加入人本基金會的營隊,才又把這個綽號給「挖」了出來,從此也喜歡上這樣做自我介紹了。那多了一種平靜巷子裡的童年回憶,遠遠而淡淡的,非常舒服。

benwol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